正文

你的孩子第一次住院是因为什么呢?你当时心情如何呢?

一起来听听丁香妈妈星球的宝妈  @婧婧  的故事吧。

还记得儿子刚出生时,妈妈来医院看我,一眼就发现孩子的胎发里有一块不太寻常的疤,问我这是什么啊,我仔细看看又摸摸说,不知道啊,我以为那块还是没洗干净的血呢,粘着不太茂密的胎发。第二天一早医生来查房时,我妈又急切地询问,得知是胎记后倒也松了一口气,还好不是什么出生时受的伤。

胎记问题初注意

慢慢地,儿子长大了,几个月时头发长了,我们却发现,那块胎记不仅摸着不平滑,还不长头发呢。于是我也上网开始搜胎记,发现并不像网上说的那几种,这实在是有点有碍美观啊。

七个月时,有一天晚上等我下班回家却发现孩子身上全是红色凸起的块状斑,不像是蚊子咬,也不像是湿疹,于是我一边询问阿姨白天吃了什么,一边在我的妈妈群里咨询这是什么,很快便开始怀疑是食物过敏,今天白天刚刚新换了牛肉味的米粉。于是我抱着孩子通知了老公,我们一起去了医院挂急诊,途中从群里得知儿童医院晚上没有皮肤科急诊,我们又去了更远的新华医院。儿子在怀里睡得正香,我心里却很急,驱车五十分钟又排队一小时终于到了我们。新华医院的年轻医生很专业,她一眼就看出来这是过敏,并询问了白天的饮食,我如实作答。同时,她瞟了一眼孩子的头,跟我说,这个胎记是皮脂腺痣,需要在孩子七岁之后做手术去掉。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这块胎记叫什么,于是记在心里,感叹新华医生确实专业啊。

再大一点,胎记居然还随着年龄增长有变大的趋势,因为头上那一块没有头发,我们带孩子在外面玩的时候经常被「好心」问到,我也是只是简单解释是胎记。这样的事情多了,就更加坚定了我们想要去掉这个胎记的想法了:现在还小,但是到了小学,同学们肯定会好奇会指指点点,指不定会对儿子造成什么伤害呢。

图片来源:@婧婧   

短发遮不住胎记

决定去医院进行手术

于是,我们一直留长头发,尽可能把那块胎记遮住,就这样一直到了幼儿园。去年暑假发现头上胎记边缘上长了一粒白点子,有点不放心,于是我们去了医院,医生说是脂肪粒,并建议我们这个胎记可以去大医院做手术了。

八月底,我们再一次驱车一个小时来到了四十公里以外的新华医院 —— 皮肤科最好并且有儿童皮肤科的三甲医院,距离我们上次来这里已经时隔四年了。医生在看了之后,明确告诉我这块胎记可以手术去掉,由于面积有 3 × 4cm 大小了,需要间隔六个月做两次手术,具体是要割掉皮脂腺痣并且把两边的头皮往中间缝,如果跟家里人商量好要做了就预留联系方式给我们留床位,等待医院的入院通知。

听到手术方案时我就开始有点心疼了,这怎么也算是小手术了,还是在脑袋上,老公安慰我说相当于是个破皮了缝下针。于是我们决定做这次手术,在留下联系方式后的几天后,就接到了医院的通知,可以入院了,需要一个陪护家属和 24 小时核酸记录。我和老公商量了下,我有点不敢看着儿子进手术室,还是你去吧,我在家带妹妹等你们回来。

看着身边熟睡的儿子,突然觉得心里一阵内疚,这么大一块胎记偏偏就长在脑袋上,还要为此挨刀子,不到五岁,就要经历进手术室这样的事情。心里又开始纠的疼,眼睛也湿润了。

第二天收拾好行李,我抱着妹妹送老公和儿子去医院,我们已经提前跟孩子说好了,让他不要害怕,只是为了把头上的胎记去掉。到了医院后,医生说要剪头发,要么把胎记那一块剃出一个圆来,要么全部剃光。老公打来视频电话,儿子怎么也不肯剃头发,他以前没有在理发店剪头发,也不愿意剃成光头,那样就不帅气了。好说歹说,总算同意了剃个圆圈,还买了个帽子挡一挡奇怪的发型,这才没在路上引来更多的目光。

图片来源:@婧婧  

胎记手术

第二天一早,医生就来给孩子空腹抽了血,老公说,儿子意外地很勇敢,一声未吭。每次当老公要出去买东西或者干别的事不在病床前,就留给儿子一个手机和我视频,保证孩子身边必须有大人在身旁。手术安排到了下午,还在玩玩具的儿子独自坐在病床上,老公下楼买香蕉了,医生过来说要准备进去了,我又赶紧给老公打电话让他快上来。

三点钟进的手术室,期间医生还安排老公出去买了个剪张器,看上去不起眼的像胶带一样的东西花了大几百。三点半才过一点,孩子就从手术室出来了,视频中,我看他头上包着纱布,安安静静的,刚哭过,我连忙问是怎么了。老公说,不用担心,孩子非常勇敢,医生本来担心这么大的小孩子如果不配合就需要全麻的,但他很乖,局麻就做完了手术,哭过是因为动画片还没看完就出来了。我的心像一颗石头一样终于落下了,这小子,吓死我了。要知道,我看过全麻的病人,得术后昏迷好几个小时才能醒过来呢。

图片来源:@婧婧

术后恢复

住院两三天后,孩子就出院了,一个星期后需要回医院拆线,头上的纱布也需要两天换一次药,并且剪张器需要两周一换,避免伤口疤痕增生。第一次换药时,我小心翼翼地解开纱布,发现那块胎记已经变成了指缝宽的一条,头皮被缝起来了还有点血迹,我有点紧张。但是儿子说他一点也不疼,我便又大着胆子给他涂碘伏和药水。但他这样的发型太丑了,还不如剃光头呢,于是在可以碰水了之后,我说服他剃光了,成了一颗闪亮的卤蛋头。

一个星期后的拆线,医生让我稳住他,会有点疼,儿子紧紧抱着我,我扶着他肩膀,小小的身子在我怀里随着拆线有一点颤抖,但他依旧没有吭声,我都佩服他的勇敢。事后,医生还奖励他贴纸了,于是,儿子又高兴得跳起来了。

在随后的三个月里,我们定期回医院随访,看看伤口的愈合情况。并且每两周就要剃一次光头,因为头发稍微长起来了剪张器就贴不住啦。为了防止他头被碰到,还给他戴了个网兜以便更醒目些。幼儿园里,也和老师交代好了,注意不要让他碰到头,也不要淋水,出出汗和正常的跑跳都没关系。日子倒也算正常。

十二月份,间隔三个月的第三次复查时,医生说他伤口恢复的很好,可以准备第二次手术了,这比预计的间隔六个月快多了。这一次,我们有经验了,我也不再那么担心害怕了。依旧是爸爸来陪护他,住院期间,还给他买了乐高来打发时间。儿子也依旧那么勇敢,做了局麻半小时就结束了手术。

这一次回来,头上的伤口只剩下一条线了。剪张器依旧是非常必要要每天戴,从不敢忽视,就是怕伤口增生了手术白做了。

恢复期依旧是三个月,换药换剪张器,头发剃了一遍又一遍,终于在三月份时最后一次复查结束后,我们取下了剪张器。这半年来,由于一直戴着剪张器,头上都有点长变形了,形成了一条「山脊」。

现在,头发已经长起来了,几乎可以完全忽略那条伤疤了。医生说,这个伤疤在半年后也会陆陆续续长头发,到时候就完全不会影响了。

这两次小手术,解决了我们一直困扰的小烦恼,孩子以后不必面对异样的眼光,也排除掉了皮脂腺痣病变的可能性。以后想留什么发型都可以,不必为了美观只敢留长发了,这对于我们而言还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。

最后,补充说明一下,两次手术,都是不到五千,算上剪张器,大概花了一万多,医保报销了差不多一半。大家如果有类似的困扰可以及时去医院咨询哦~

图片来源:@婧婧  

欧阳学认

审核专家

医学博士

儿科主治医师

光大彩票网平台,光大彩票网官网,光大彩票网网址,光大彩票网下载,光大彩票网app,光大彩票网开户,光大彩票网投注,光大彩票网购彩,光大彩票网注册,光大彩票网登录,光大彩票网邀请码,光大彩票网技巧,光大彩票网手机版,光大彩票网靠谱吗,光大彩票网走势图,光大彩票网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光大彩票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